標籤彙整: 空間

轉載|回撐自治八樓

轉自:https://www.facebook.com/lau.k.wah.3
(已獲同意轉載)

在2004前後因藝發局擬辦004(雙年)展的籌劃時,我第一次斗膽問(那時郭達年仍在辦事的)八樓借場(實情是騙過藝發局方案要有展場而度出來(把異議聲音帶入整個藝發局主導計劃而構思的)所謂展覽資訊發佈中心,反正如楊秀卓的作品,都打算是在街上擺掛),結果藝發局成個計劃自行斬纜,沒有機會與八樓合作。第二次,在2008年,得能借力馬會資助辦的斷估唔拉,本是一個自知有點空泛的策展平臺,但幸得自治八樓經商討後參加,我和另一學員的游說,以他們的常態而言,慚愧說其實很少,但那或更好說明,八樓對於我這種外人是抱開放接納,樂於嘗試溝通,又不失他們堅持的一些原則。我有段時候出現在他們搞的場合多一些,但我就連每次連社運電影節後都不多參與討論,更遑論參與他們的不同小組,但八樓提供和實踐的一切,我默默觀察,記在心裡,慢慢消化吸收。對於他們(尤其種種長期不離不棄的付出和堅持),我是萬分感謝和敬重的,記得是在活化廳撐五區公投時的一席對話,讓我更好明白社會運動不必也不宜僅僅牢盯於議會、政制和普選,相反有更多更真實的仗要大家共同民主面對。也因此,我願意對現時的學聯說,我絕對相信在我們當下社會中保留有這樣的一個(支援)社會運動的空間/組織/夥眾的重要價值。在這個時刻,我覺得我縱是個無名小卒,也有責任把我受他們的教導和恩惠(無論這是如何在一種平等的狀態下的施贈,或忽想所成就人們的(自我)啟蒙)再次明白的表述及記錄在案,雖然我祗是草草花了丁點兒時間作這一小段自白。(後來搞的活化廳,受他們的一系列仗義支援,也恕不一一道來,相信不少對他們來說只是日常雞毛蒜皮的工夫,而不會列於他們的工作報告之內。)
勉。
(背景交代>http://smrc8a.org/2017/1462/)

廣告

轉載|同學,「打左膠」真的要打到,自己變成自己最初反對的事物?

轉自:https://www.facebook.com/chikin.chu.1
(已獲同意轉載,標題為共治八樓補上)

近來有些朋友所屬的自治八樓被學聯攻擊,我覺得要寫些東西回應。我做社運的事數年,其實經驗算淺;當我還在之前的社運組織時,我對學聯的理解是,因為每一屆的學生代表也不同,所以每一屆學聯的政治立場也不同,在這個理解上,學聯有它的局限:它是不穩定,立場不是長期一致的。

然後,到我離開之前的社運組織,到不同的地方去看「其他左翼在做什麼」時,我就在不同的範疇認識到不同的社運朋友,也得到他們很多幫助和啟發,「原來件事仲可以咁做」,「原來仲有其他做法可以揀」,「原來仲有其他野要考慮」,「原來其他地方仲有這些人也在抵抗」。

世界比我原先想的大,這不是很好嗎?

然後我才知道這些人中,有很多人來自「自治八樓」,而自治八樓和學聯的關係是這樣。

即是,就算學聯不穩定,立場不長期一致,很精英主義也好;學聯裡面還有一些人,是自治的,和學聯主體是有張力的,理念是穩定的,長期一致的,會傳下抗爭記憶,和社會基層是長期連結的,甚至會讓社會基層加入。

這不是很好嗎?

而想回來,我也是間接地因為這些社運朋友,而被「自治八樓」幫過。

上文說到,每一屆的學聯立場也可以不同,而現在的學聯,我的理解是由立場偏本土派的學生主導的。而本土派對學聯的看法,以我的理解是「在雨傘運動中扮大台」(即是精英主義,看不起普通抗爭者?),和「不衝」(即是抗爭上被批評為保守?)。好啦,那現在偏本土派的學生們終於主導了學聯,那為什麼要攻擊原本在學聯內屬非精英主義,看得起普通抗爭者,基層,抗爭上偏激進的自治八樓?

同學,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同學,你忘記自己最初支持的是什麼理念嗎?
同學,「打左膠」真的要打到,自己變成自己最初反對的事物?

而為什麼其他左翼應該要聲援自治八樓?因為我們一直在說的「要有左翼聯盟」,「要連結不同議題」,其實自治八樓的人,在每個也在關注不同議題中,而令這些議題有一個交疊的空間,我們在理論中的想法,他們已經在實驗。

暴風來了,我們站在一起對抗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