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常委會

轉: 自治八樓如是說 - 請廣傳, autonomous 8a says – please forward, 8a otonom mengatakan – tolong maju

轉自: 自治八樓網頁

repost from: webpage of autonomous 8a

repost dari: halaman web otonom 8a

 

近日學聯社運資源中心(自治八樓)正式收到由區域法院發出,由學聯九樓以業主身份提控訴訟的法庭傳票,要求法院頒令,收回金輪八樓A室。開庭日期定在三月六日。

對於學聯九樓運用法庭此舉,我們極之遺憾。但就住法庭訴訟,我們並不打算出庭應訊,進入這套建制法律程序,及進入這個並非事實的業主及佔用人的關係。更遺憾的是,現時的學聯九樓竟選擇使用行政建制手段來處理群體內部矛盾,取消民主協商的基進可能。

即便如此,我們並不會就此消聲。在此,我們更責成學聯九樓立即懸崖勒馬,撥亂反正,取消有關的訴訟,並責成學聯九樓重啟以民主協商、積極尋求共識為前提,廣邀各相關持份者參與討論及磨合,形成合情合理的進步方案。若學聯九樓能做得到以上要求,當能為既沉寂、亦撕裂的香港民間社會,打下一記育養前行的強心針:創造共融並行,凝聚民間力量,建設基進力量的理想示範。

我們在此呼喚各位關心這事件的朋友,或直接或公開向學聯九樓提出你的意見及期許。

自治八樓仝人及支持者
2019年2月23日

 

Recently, the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Students (HKFS) summoned the HKFS Social Movement Resource Center (“Autonomous 8A”) to appear in the District Court. The HKFS, which is in the position of property owner, has requested that the court issue an order to repossess the flat occupied by Autonomous 8A: Flat A, 8/F, Kingland Apartments. A hearing has been scheduled for 6th March 2019.

We are deeply disappointed by this act on the part of HKFS. We do not intend to appear in court, to enter this institutionalised court procedure or this fictitious relationship between property owner and occupant. More disappointing is that the HKFS chose to employ such an institutional administrative method to deal with internal differences of an organised community, rejecting the progressive possibility of democratic consultation.

We will not be silenced. We demand that HKFS immediately take a step back, rectify itself and cancel the lawsuit. We further demand that HKFS invite all concerned stake-holders to reestablish discussions. We believe that only by emphasizing democratic deliberation and consensus-building may we be able to arrive at a reasonable, sensible and progressive solution. If the HKFS can accomplish this, it will offer a nurturing boost to the disheartened and divided civil society of Hong Kong, creating a perfect demonstration of solidarity in diversity, the consolidation of peoples’ power and the building of progressive forces.

We hereby call on all our friends who care about this matter to convey your opinions and wishes to the HKFS either directly or publicly.

 

Members and Supporters of Autonomous 8A
23 February 2019

baru-baru ini, “gerakan sosial pusat sumber daya , hkfs (otonomi 8a)” dipanggil ke pengadilan distrik oleh Federasi Mahasiswa Hong Kong (HKFS). HKFS, yang berada dalam posisi pemilik properti, meminta pengadilan mengeluarkan perintah untuk mengambil kembali properti flat a, 8 / f, apartemen kingland, yang merupakan lokasi otonom 8a. Sidang telah dijadwalkan pada 6 Maret.

kami sangat kecewa dengan tindakan HKFS yang mengambil tindakan hukum. Karena itu, kami tidak bermaksud menanggapi tantangan dengan tampil di pengadilan. Kami tidak akan didorong untuk memasuki prosedur pengadilan yang dilembagakan, kami tidak akan didorong untuk memasuki hubungan pemilik dan penghuni properti ini yang bukan fakta sebenarnya. Yang lebih mengecewakan bagi kami adalah bahwa HKFS memilih untuk menggunakan metode administratif kelembagaan untuk menangani perbedaan internal komunitas terorganisir, dan membatalkan kemungkinan persetujuan konsensus konsensus demokratis akar rumput yang progresif.

Bagaimanapun kami tidak akan dibungkam. kami menuntut HKFS untuk segera memulihkan, memperbaiki kekacauan, dan membatalkan tuntutan hukum. Kami selanjutnya menuntut HKFS untuk mengundang semua pemegang saham yang bersangkutan untuk membangun kembali diskusi. Kami percaya bahwa hanya dengan menekankan musyawarah demokratis dan membangun konsensus, semoga ada solusi yang masuk akal, masuk akal, dan progresif. jika HKFS dapat mencapai hal ini, itu akan menawarkan dorongan bagi masyarakat sipil hong kong yang putus asa dan terpecah belah, dan menciptakan demonstrasi sempurna solidaritas dalam keanekaragaman, konsolidasi kekuatan rakyat dan pembangunan menuju kekuatan progresif.

di sini, kami memanggil semua teman yang peduli dengan situasi ini, tolong berikan pendapat dan aspirasi Anda kepada HKFS baik secara langsung maupun publik.

8a dan pendukung otonomi
23 / feb / 2019

廣告

轉載- 圖文系列之三:學聯九樓的社運路線竟是要剝奪支援邊緣社群的資源?!蔑視社運承傳?!?(自治八樓回應網台節目[誰主香江](2017年8月8日) 之不實言論)

今屆由本土/港獨派所掌權的學聯代表會/常委會(因地處旺角威特大廈九樓,故一般稱為「九樓」),企圖關閉其下的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引起爭議(註1)。爭議當中,今屆學聯的不同人物,在不同的平台上都說了一些不符事實的言論,當中尤以現屆中大學聯代表周竪峰(網名:張翼)主持的網台節目[誰主香江]最為嚴重。

這些言論十分可笑,證明這些人並無用心了解自治八樓的工作。事實上,自治八樓支援所謂大路社運和學生運動的工作不少。至於小眾,連周竪峰自己都確認了八樓只不過使用了學聯支出的約十分一,那麼學聯十那麼學聯十分之九的錢都讓他們所要支持的大路社運用去了,連十分之一都不願意用來關注邊緣和少數?為何嘉賓竟說自治八樓有「議題的壟斷」,而作為學聯代表會成員的周同學不加以指正?到底是誰壟斷資源??

~~~~~~~~~~~~~~~~~~~~~~

(三)九樓的社運路線竟是要剝奪支援邊緣社群的資源?蔑視社運承傳? 

第二段片約4:06,節目嘉賓和周竪峰的互動:
而佢地對個社運的所謂產出, 完全係—— 一來佢關注、關懷的對象係一啲小眾啦, 係一啲左翼比較關注的人士啦,譬如話係移民工呀,性小眾呀咁, 未必係同學聯之類好大路的, 學生關注的(04:36周點頭嗯/唔了一聲), 同學校有關的, 教改有關啦, 甚至社運有關嘅議題, 此其一啦。
或者係決定你地淨係做社運的電影節, 又或者你地好低度(05:18:周輕輕點頭嗯/唔了一聲)去介入所謂的社運, 你地所謂的介入其實好多時係小組討論, 或者一些啟發性的東西, 即係好多人形容佢地係一個社運搖籃咁的存在,但係唔係直接參與呀嘛, 你唔係討論令到將來的社運有機會更加激進呀嘛,而係你地討論都無再任何激進的行動呀嘛, 你地淨係討論呀嘛, 去到最後。]

甲)事實回應:
回應一)八樓真的沒有為大路社運提供資源和紀錄嗎? 八樓沒有支援過九樓或學生的行動?
過往多次所謂大路社會行動,由2003年反廿三條開始,利東街、保衛天星皇后、反高鐵保菜園、新界東北、兩次佔領行動、每年七一,到最近的反對政治檢控等等等等,八樓都會盡自己所能,參與紀錄,提供支援給在場的朋友,並嘗試發展行動的不同模式。這些,在不同朋友與八樓相遇的見證裡,都可見,如:
黃衍仁 鎂光燈照不到的飛蛾在抗爭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903/s00005/1504374707006

翻土立根,結點成網:誌友人「自治八樓」紀錄系列(三)奮不顧身的社運紀錄
http://wp.me/p63VV-1Nr

黃天祐:我在8樓學習到…
http://wp.me/p90FLj-8C

阿冼:[我的家園]–在民主規劃運動之前……

http://wp.me/p90FLj-4v

至於自治八樓有沒有支援學生搞社運或有沒有關注學校的議題呢?
眾新聞報導:
[Jackey指,自資院校一向難以組織學生參加社運,一來它們不是學聯的成員,二來就讀副學士或高級文憑只有兩年時間,不利於組織學生。「當你第一年認識了議題,第二年開始組織活動,已經不夠時間了。」對於在校內延續運動,他有感是非常吃力的事,但是「八樓」開放了一個平台,「我們想『搞啲嘢』,雖然不知如何入手,但是可以一起討論。」他又指,「八樓」成員不會因為自己有很多經驗,而要同學聽話。反而,很多時的行動策略都是基於大家的意見集合而成。Jackey在一篇文章中寫道:「院校運動、社區抗爭等,並不是一下子能夠解決的問題。我們及隨後認識的新面孔,可以在八樓的空間繼續構思。]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6436/%E8%87%AA%E6%B2%BB%E5%85%AB%E6%A8%93-%E5%AD%B8%E8%81%AF%E7%A4%BE%E6%9C%83%E9%81%8B%E5%8B%95%E8%B3%87%E6%BA%90%E4%B8%AD%E5%BF%83-%E5%AD%B8%E8%81%AF-6495/%E5%AD%B8%E8%81%AF

香港獨立媒體報導:(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51665)
[學聯第58屆(2014至2015年)溝通平台成員、代表會副主席石姵妍指,學聯在2014年參與的反新界東北運動、7月2日預演佔中(又稱「72511」事件)及雨傘運動,八樓均有積極支援,互相交流意見。]

另外,還有不同程度支援過許多次過往學聯九樓的行動,單舉過去兩年的例子,支援幾間學生會在理工大學舉辦的六四論壇、支援港專學生搞港專社運電影節;今年則有支援嶺大勞工關注組招新、支援中大基層關注組迎新活動、支援浸大社工副學士抵抗校方停辦課程,與理事亭合辦言論自由論壇,還因見到跨院校的性別關注小組都發生在校內活動被校方箝制,而由自治八樓主動牽線去成立跨院校的性別關注平台等等。事實上,當日九樓同學一行近十人來自治八樓門口貼收樓紙,那天正好碰到廿多名浸大APSS課程關注組的朋友借自治八樓開會。不能不提的,當然更有每年的[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院校場(平均每年超過五成共同工作者為大專生),及以大專生為主要招募對象的[草根媒體工作者實習行動] (超過九成為大專生)。

回應二)八樓鼓勵大家只去討論不做任何激進化的行動??

八樓自己不用多講, 大家只要看以下一些朋友的見證就知:

1) 翻土立根,結點成網:誌友人「自治八樓」紀錄系列(二)

多元堅守的直接行動、大台以外的可能性

http://wp.me/p63VV-1MU

2)[民主自治實驗]:討論是為令行動更激進

http://wp.me/p90FLj-4O

乙)原則回應
回應一) 社運傳承不重要?
社運搖籃不重要? 那社運參與者是憑空跑出來的嗎? 承傳, 以古鑑金, 繼往開來, 這些都不重要嗎?

正如政府不斷累積打壓異己, 分化威嚇的經驗, 反抗者卻不累積經驗,承傳經驗, 豈不是十分愚蠢!!?

回應二)九樓的社運路線竟是要剝奪支援邊緣社群的資源?
真不敢相信自稱激進之人竟然這樣向性小眾和移民工,公開宣戰!!

為什麼社會運動要關心邊緣和小眾?因為社會運動是反對任何形式的社會壓迫啊!!而現代社會壓迫是什麼呢?就是現代社會體制把不同的無權勢者劃成不同的[少數/邊緣], 讓無權勢者互相指責,並為政體的實權迫害舖路! 不同時候就有不同的[少數/邊緣], 今天是性小眾, 明天是佔旺者, 後天是重建街坊!

只有最多人關注的野先值得自己關注?那少人關注的,就由得他/她/牠永遠少人關注?

再者, 曾是邊緣的,可能可以推進成主流的議程,就像八樓當初推公共空間、人與土地的關係, 住屋非商品化等文化意識的改變, 當初都是邊緣與無人關注的議題。

在節目中,連周竪峰自己都確認了八樓不過使用了學聯支出的約十分一,那麼學聯十那麼學聯十分之九的錢都讓他們所要支持的大路社運用去了,連十分之一都不願意用來關注邊緣和少數?為何嘉賓竟說自治八樓有「議題的壟斷,而作為學聯代表會成員的周同學不加以指正?到底是誰壟斷資源??
~~~~~~~~~~~~~~~~~~~~~~
為何會有這個圖文系列?

就住2017年8月8日,網台節目[誰主香江]內,一眾主持和嘉賓對自治八樓作出的各種抹黑、誤導公眾,以及明顯為打壓不同路線的說法,自治八樓經討論後決定予以回應。這節目的主持為網名HK、賴姵的年青人,還有一位主持網名張翼,真名周竪峰,實為正在積極參與關閉自治八樓(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的現屆中大學聯代表周竪峰,主要負責發言者為嘉賓為無妄齋(註2)。

為正公眾視聽,我們做了一份逐字時間表,詳述節目內那分鐘嘉賓/主持作出不實陳述或違反公義倫理的言論。然而,在長達40分鐘的節目內,抹黑不實言論甚多,原則立場表達令人憤怒之處亦多,故我們整理數個簡約回應版本,作為引介,協助大家理解。故,有此[自治八樓回應網台節目[誰主香江](2017年8月8日) 之不實言論(圖文系列]。

如想仔細了解的朋友,我們亦有一份具時間的逐點回應表,可以邀請大家進入另一份文件仔細了解:

https://zh.scribd.com/document/360565839/自治八樓回應網台節目-誰主香江-2017年8月8日-之不實言論

~~~~~~~~~~~~~~~

註:

(1) 有關事情請見四則報導

[香港獨立媒體]【學聯八九樓之爭 1】從社會運動資源中心 到自治八樓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1665

[眾新聞]學聯未完諮詢先收回社運基地 團體批手段「粗暴」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6435/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學聯-自治八樓-6494/學聯

台灣[焦點事件] 體制內的他者 香港「八樓」的二十四年  http://www.eventsinfocus.org/news/1997

[草根.行動.媒體] 九唔搭八: 學聯關閉自治八樓系列 (一) 學聯路線之爭變迫遷   http://wp.me/p2HdPx-3pg

(2)該節目分兩部份:
第一部份: 在youtube上的名稱為[誰主香江 170808 ep2 p1 of 2 踢爆租霸八樓 將老鬼逐出學聯]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C0RTzTpJ0w

及第二部份: [誰主香江 170808 ep2 p2 of 2 美少女共你醉酒灣戰壕深度行]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6oQTe0OF68&t=916s。

p1of 2 那段片的全部和p2 of 2的部份的大約首十分鐘,都是他們所謂的「屌八樓」的內容。

轉載- 圖文系列之二:「先收地,後諮詢」,竟當作是「溝通」?(自治八樓回應網台節目[誰主香江](2017年8月8日) 之不實言論)

今屆由本土/港獨派所掌權的學聯代表會/常委會(因地處旺角威特大廈九樓,故一般稱為「九樓」),企圖關閉其下的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引起爭議(註1)。爭議當中,今屆學聯的不同人物,在不同的平台上都說了一些不符事實的言論,當中尤以現屆中大學聯代表周竪峰(網名:張翼)主持的網台節目[誰主香江]最為嚴重。

就算是前幾屆的九樓核心常委成員,都說無聽過要收回八樓的決議,何以周代表可以說:咁同埋呢個收返八樓既決定都唔係好突然姐」?

(二)九樓先收地,後諮詢」,竟當作是「溝通」?
在第一部份錄影的約11:23處,周竪峰說:其實我地係呢個收返單位既決定正式發佈之前呢, 一直有同租霸八樓既人傾啦,一直都有update佢地情況啦。咁同埋呢個收返八樓既決定都唔係好突然姐,遠就可追到退聯啦,咁近就其實由我地上一屆開始既時候我地已經討論緊呢件事,亦都有知會自治八樓,亦都有邀請佢地一齊討論,咁所以對於佢地黎講並唔係一件咁突發既事。

在第二部份錄影的約4:46開始有一段,嘉賓和主持周竪峰的對應是這樣的:
嘉賓:你有無權去決定果啲資源點樣使用呢?(主持周竪峰大力點頭)
嘉賓:即係話究竟租俾乜野人去做啦同啲咩單位合作啦反而你將個單位交番出去係可能有更多的可能同埋個合作的模式呀。而唔係再由你地去,即係成班小眾去決定話可以租俾咩人唔可以租俾咩人。(主持周竪峰點頭,相信是表示認同


事實回應:
回應一)周所說與事實不符:上屆的會議中沒有討論要關閉自治八樓,更無與自治八樓傾過要收回單位
去到剛剛的第59-60屆周年大會,八九樓都仍在說要在溝通平台討論, 尋求共識,前題是八九樓重新建立章則關係,而不是以收回八樓單位作為前提。今屆之前的溝通平台氣氛良好,第58屆代表會主席石姵妍 亦確認這一點(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51665)。第59屆(去年)常委會主席的陳瑞玲亦指[本來第59屆學聯常委會中跟進,但身為常委會主席的她全年 「call會」超過50次,部份常委經常不回應不出席,全年成功召開的常委會會議不逾10次,溝通平台亦無法召開。陳瑞玲稱當屆學聯曾初步討論自治八樓的方向,有常委提議向自治八樓收取水電費,並建立借場制度,但沒有聽過「非收回八樓不可」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516670)

在第59-60屆交替的周年大會,有代表提出想收回單位,但並未成為決議。

至於今屆(第60屆),自治八樓自九樓同學上任不久便將內部會議日期全部提早告知,希望九樓同學參與,卻一次都沒有人來開會。今屆九樓同學,唯一一次上八樓,只是上任初期時,來互相介紹及了解狀況。

溝通平台方面,今屆學聯九樓只跟自治八樓開了三次會。
第一次會,常委會成員在會前指,常委會已向秘書處交待清晰立場,秘書處足可代表九樓。會上秘書長指出常委會已就58、59屆學聯九樓與自治八樓之間的八點共識作出了討論,「都大致同意,無咩問題」。但自治八樓問具體就每一點有何具體意見時, 秘書長表示他們只是代為轉達常委的意見,詳細要「返去常委會再傾」。當日本來說有院校常委會成員會到, 結果只來了秘書長和常委會主席。會上雙方同意一起就學聯發展搞諮詢, 更建議了大約的時間表 (12月尾有最終方案、11月做諮詢、10月想有八九樓傾好的初稿)。自治八樓也強調, 須先討論理念。
第二次(6月20日)已提出要收回八樓單位,並強調只是建議。該次會議中,八九樓雙方正洽談一個共同方案,計劃11月時共同去院校諮詢同學。
可是,到第三次會議(7月2日)九樓就忽然單方面通知要收回自治八樓的決定,自治八樓當然反對,但隨之,九樓在未再有與自治八樓尋求任何共識的情況下,便於7月16日的代表會上通過了要收回自治八樓,並下令所有人本年9月30日後不准再進入該單位。

在自治八樓在8月5日發出聲明反對粗暴回歸後,九樓常委會才於8月6 日在臉書上說要在新學年開始後(即九月初)就著空間使用作出諮詢,並且,短短一個月,沒有提出任何評審準則,最後決定權在今屆九樓手中,截止日期與趕走自治八樓同日,是本年9月30日。

如果,這些就叫溝通」,那麼,恐怕以後大家都不可以再罵政府「假諮詢」了!

回應二) 抹黑:由你地去即係成班小眾去決定話可以租俾咩人唔可以租俾咩人
簡直是含血噴人
自治八樓從來都只是管理和維護該空間,並盡所能借給需要使用的學生和社運人士。這句意含自治八樓成員出租該單位牟利,中大代表周同學,憑什麼在旁邊點頭認同!?

乙)原則回應:將個單位交番出去係可能有更多的可能同埋個合作的模式呀」~地產商和市建局會對被迫遷的住戶和小店說什麼?

從來我們都質疑,為何發展必須要破壞原有的生態?為何發展必須要賤視把該空間發展出現在的文化意義的人?

事實上,到第二部份錄影的約2:55開始,他們就開始展示圖片,談到有不願透露姓名的「益友」去差餉物業估價處估價,說八樓若租出的話估值每年十四萬幾。利益關係,昭然若揭。

今屆學聯九樓學生,明知自治八樓承載著廿多年香港社會運動的歷史,如此有重要文化和歷史意義的地方,並非無人空地,怎可先收地,後諮詢?! 又怎可以對有份發展這個空間歷史文化社會價值的人,棄如敝履!?這豈不和地產邏輯同出一轍?

很難不再一次慨嘆,如此認同地產商發展思維的學聯代表,將來香港的社會運動走向什麼方向啊?
~~~~~~~~~~~~~~~~~~~~~~~~~~~~
為何會有這個圖文系列?

就住2017年8月8日,網台節目[誰主香江]內,一眾主持和嘉賓對自治八樓作出的各種抹黑、誤導公眾,以及明顯為打壓不同路線的說法,自治八樓經討論後決定予以回應。這節目的主持為網名HK、賴姵的年青人,還有一位主持網名張翼,真名周竪峰,實為正在積極參與關閉自治八樓(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的現屆中大學聯代表周竪峰,主要負責發言者為嘉賓為無妄齋(註2)。

為正公眾視聽,我們做了一份逐字時間表,詳述節目內那分鐘嘉賓/主持作出不實陳述或違反公義倫理的言論。然而,在長達40分鐘的節目內,抹黑不實言論甚多,原則立場表達令人憤怒之處亦多,故我們整理數個簡約回應版本,作為引介,協助大家理解。故,有此[自治八樓回應網台節目[誰主香江](2017年8月8日) 之不實言論(圖文系列]。

如想仔細了解的朋友,我們亦有一份具時間的逐點回應表,可以邀請大家進入另一份文件仔細了解:

https://zh.scribd.com/document/360565839/自治八樓回應網台節目-誰主香江-2017年8月8日-之不實言論

~~~~~~~~~~~~~~~

註:

(1) 有關事情請見四則報導

[香港獨立媒體]【學聯八九樓之爭 1】從社會運動資源中心 到自治八樓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1665

[眾新聞]學聯未完諮詢先收回社運基地 團體批手段「粗暴」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6435/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學聯-自治八樓-6494/學聯

台灣[焦點事件] 體制內的他者 香港「八樓」的二十四年  http://www.eventsinfocus.org/news/1997

[草根.行動.媒體] 九唔搭八: 學聯關閉自治八樓系列 (一) 學聯路線之爭變迫遷   http://wp.me/p2HdPx-3pg

 

(2)該節目分兩部份:
第一部份: 在youtube上的名稱為[誰主香江 170808 ep2 p1 of 2 踢爆租霸八樓 將老鬼逐出學聯]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C0RTzTpJ0w

及第二部份: [誰主香江 170808 ep2 p2 of 2 美少女共你醉酒灣戰壕深度行]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6oQTe0OF68&t=916s。

p1of 2 那段片的全部和p2 of 2的部份的大約首十分鐘,都是他們所謂的「屌八樓」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