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基層

Nick Chan:自治八樓作為推動香港社會運動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17_nick.jpg

我於2007年有關保留天星碼頭及皇后碼頭,實踐人民規劃的運動中開始與自治八樓 (八樓) 的朋友相遇,自始便持續參與多個由八樓支援及組織的社會運動,當中透過八樓結識了許多青年及大專同學。我覺得八樓的存在與香港近代的社會運動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當中八樓的空間亦成為了支援各項社會運動的主要地方。我認識八樓差不多十年的時間當中,看到八樓很實在和貫切地將民主的理念及具體實踐行動結合起來。自治八樓對不論是主流或是非主流的社會運動皆提供了重要場地、人力、技術、器材、知識及理念上等等的支援。

我曾參與許多由八樓有份支援的非主流及主流社會運動,非主流的包括: 各區重建的人民規劃、LGBT平權、居港權、外傭權益、社運電影節、公共空間的捍衛等。主流運動則包括: 佔領行動(2014年)、爭取香港人民民主、七一遊行、八九六四天安門運動、監察警權、勞工議題 (紥鐵工人及碼頭貨櫃工人運動)、小販及市集、全民退休保障等。事實上,我看到八樓的參與遍佈香港的社會運動,成為不論是主流或是非注流社運不可或缺的一部份。我認為八樓的支援特別難能可貴,因為日常生活實踐,對基層及弱勢社群的民主推進付出了很大的貢獻。

除以上的各項本地社會抗爭運動之外,自治八樓亦每年舉辦「草媒行動」,透過草根媒體實習計劃讓青年及大專同學有機會以「又學又做」的方式作製作媒體,以此支援不同社會運動及民間團體。記得我曾經於小販權益運動及落實全民退休保障的運動當中有機會與八樓的朋友一同合作,向參與「草媒行動」的學生分享小販及長者面對社會壓迫的種種情況,以及與他們一同製作媒體 (文章、圖片、影像等) 去宣揚民間之立場及論述。記得於小販權益運動當中向學生提出了小販的生存除了是在保障個人賺取資本的權利外,更加是在對抗土地的壟斷、實踐公共空間,而在爭取落實全民退休保障的運動當中向學生提出了市民作為經濟成功的建立人,卻未能於晚年享受成果,回報皆被政府及金融界操控。

從個人成長的角度來看,我覺得在自治八樓的朋友身上認識許多的理念及想法,其中部分包括: 人民的關懷、弱勢市民的支援、對民主及自治的堅持和實踐、對年輕一代的栽培、對強權及主流論述的挑戰等等。我認為自治八樓的運作是需要有具體空間的支援才能發生,因為八樓的空間把以上提到有關對人民的關懷及對民主理念等等去進行具體實踐。例如,一些經常在八樓這個空間發生的事情包括了對話、互動、互相了解認識、知識的分享、研究實踐、後勤物資及器材擺放等。如果失去了這個空間,民主及自治等等只會成為空談,又或只能漂浮於互聯網的虛擬世界當中,而無法得到在地的深化。

假設我們失去了八樓,我想許多對民主的追求將不能得到落實,因為缺少了醞釀空間、失去了有心的人、進行抗爭的具體器材都消失了。在於個人而言,如果八樓從不存在的話,我相信自己對於民主的看法會大可能只會停留於表面 (例如只著眼於議會政治)、對民主的推進將會迷失方向 (例如不會認識到基層民主、在地民主的重要性)、亦會在實踐當中遇到很多的困難。

另外,有關八樓在實踐民主的方式上,一直以不同的試驗方式帶領本地的民主推進運動。其中,八樓朋友提倡以小組討論,推動商議式民主,透過互相認識去實踐民主對本地的民主及公義運動很重要。八樓早在10 年前都已開始試驗,為民間社會往後帶來深遠影響,而這些方式在幾年亦開始被重視。另外,在推動在地民主的時候,八樓都會以平等尊重的方式看待各人,並拒絕接受精英民主,非常難得。

還有一點對年青人及大專學生特別重要,就是有關傳承的問題。由於民主及公義 (即以上提到的各點) 並不是一朝一夕,而是很依賴累積及傳承,不斷的抗爭,日積月累的推進才能慢慢發生。觀乎大專學生一般都只會在學校、學運參與三至四年的時間,畢業後因為要投身工作使到參與社會運動的機會大幅減少。可是,年輕一代的培養其實是不能停止,而八樓的朋友卻一年又一年為年青的社運及學運參與者提供長期及持續性的支援。八樓在這方面有點似一個大家庭,一方面繼續留著已畢業但又願意持續參與社運的年輕人,另一方面又會每年到學院招募新一輪的同學,為他們提供理念及技術上的支援,使到年青人能參與社會運動,推動民主的艱辛工作得以代代相傳下去,為本港的社會運動提供了寶貴的人力資源。

總結來說,自治八樓的的存在對香港近代的社運發揮十分重要的影響,八樓不單止為整個社運圈提供了重要後勤支援,更於理念上、人力上、技術上及具體空間上提供可靠的支持,推動香港民主及公義的落實。對於學聯要收回八樓的具體空間,我想指出,民主是建基於互相認識,互相諒解及尊重,如果缺少了這個實體空間,本地的民主推進將會失去很多實踐的資源。我認為相信民主、追求民主及希望實踐民主的朋友應該珍惜自治八樓的存在。如果失去了八樓,對弱勢社群、民間團體及學聯本身的支援都將會消失,對香港本地民主運動的推進必然是一大打擊。

Nick Chan (陳學風)

廣告

轉載|同學,「打左膠」真的要打到,自己變成自己最初反對的事物?

轉自:https://www.facebook.com/chikin.chu.1
(已獲同意轉載,標題為共治八樓補上)

近來有些朋友所屬的自治八樓被學聯攻擊,我覺得要寫些東西回應。我做社運的事數年,其實經驗算淺;當我還在之前的社運組織時,我對學聯的理解是,因為每一屆的學生代表也不同,所以每一屆學聯的政治立場也不同,在這個理解上,學聯有它的局限:它是不穩定,立場不是長期一致的。

然後,到我離開之前的社運組織,到不同的地方去看「其他左翼在做什麼」時,我就在不同的範疇認識到不同的社運朋友,也得到他們很多幫助和啟發,「原來件事仲可以咁做」,「原來仲有其他做法可以揀」,「原來仲有其他野要考慮」,「原來其他地方仲有這些人也在抵抗」。

世界比我原先想的大,這不是很好嗎?

然後我才知道這些人中,有很多人來自「自治八樓」,而自治八樓和學聯的關係是這樣。

即是,就算學聯不穩定,立場不長期一致,很精英主義也好;學聯裡面還有一些人,是自治的,和學聯主體是有張力的,理念是穩定的,長期一致的,會傳下抗爭記憶,和社會基層是長期連結的,甚至會讓社會基層加入。

這不是很好嗎?

而想回來,我也是間接地因為這些社運朋友,而被「自治八樓」幫過。

上文說到,每一屆的學聯立場也可以不同,而現在的學聯,我的理解是由立場偏本土派的學生主導的。而本土派對學聯的看法,以我的理解是「在雨傘運動中扮大台」(即是精英主義,看不起普通抗爭者?),和「不衝」(即是抗爭上被批評為保守?)。好啦,那現在偏本土派的學生們終於主導了學聯,那為什麼要攻擊原本在學聯內屬非精英主義,看得起普通抗爭者,基層,抗爭上偏激進的自治八樓?

同學,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同學,你忘記自己最初支持的是什麼理念嗎?
同學,「打左膠」真的要打到,自己變成自己最初反對的事物?

而為什麼其他左翼應該要聲援自治八樓?因為我們一直在說的「要有左翼聯盟」,「要連結不同議題」,其實自治八樓的人,在每個也在關注不同議題中,而令這些議題有一個交疊的空間,我們在理論中的想法,他們已經在實驗。

暴風來了,我們站在一起對抗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