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最新消息

In front of the Law, the poor will be fucstraked Represented by our be-longings, hold on to the spirit of mutual nurturing of the progressive grassroots — A last action of compliment to 8a of kingland apartments as a space where the progressive grassroots have been mutually nurturing

Initiated by: vangi fong, lee chun fung, lai yi ting, chelsea cheung, tommy ho, may ip, leung yiu shing, lydia kwong, kelvin wu, fifi ng, johnny ngai, parkson yeung, lee wai yi

 

Participation is welcome and needed.

1) Who we are?

None of us are member of the autonomous 8a.  Since the days of the Social Movement Resource Centre (SMRC) and into the days of autonomous 8a (auto8a), we have cooperated with or have been supported by people of 8a.  We all think that, the autonomous 8a (social movement resource centre of HKFS) has been upholding the principles when the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Students (HKFS) established the SMRC, and we also agree with the 8 Points Cooperations consented by HKFS and auto8a in Year 2015/16.  For the pretentious consultation, non-democratic practice and the refusal of negotiation of the bureaucratic students of the last 2 years’ HKFS, their eviction of auto8a and the related communities from Flat 8A of Kingland Apartments with money, establishment and the legal system, we think that, their actions were just like how the Urban Renewal Authority would evict the neighbourhood of the old districts.  Having none concern of the networking, histories, contributions and experiments for social movements that were contained there. We are feeling, very frustrated and angry.

2) What is autonomous 8a?

For you who received this message should have your way to know about this already. Please tell your friends with your own words.  If you would like to invite your friends to participate and introduce the autonomous 8a to them, you can provide them with the following links: (we are sorry we do not have the manpower to translate the long stories into english version)

A concise history of autonomous 8a (history and now):

https://smrc8a.org/2017/1502/ (in Traditional Chinese)

What happened between HKFS and auto8a:

https://wp.me/p2HdPx-4kA (in Traditional Chinese)
to all friends who care about autonomous 8a
https://smrc8a.org/2019/2776/ (in English)

3) What is it about?

According to the latest information, the HKFS has instructed the Bailiff to issued the first Notice to Quit (the premises).  According to the normal practices of the law, it is suspected that the day when the Bailiff would break in, would be 12/Jun, or earlier.

We are very much disappointed with the actions of the student bureaucrates who have been directing the HKFS for the last 2 years.

In front of the Law, the poor will be fucstraked.  We know, even if you try to resist it physically with your body, this exceptional space would still not be able to escape being destroyed by those elites who believes in the establishment and the powerful.  The freedoms of Hong Kong are being narrowing down now, the Fugitive Bill will soon be passed, organisations of the social movements should be supporting each others mutually. Even if there are differences among us, suppressive acts with established powers should not be employed.  Not using the powers to resist the suppressing authorities and using it to suppress fellow peoples with different opinions, destroying the others so rushedly, would only allow the suppressing authorities to further their attacks!

Unforturnately, friends who had cooperated with or had been supported by 8a, are ordinary working peoples, and also peoples or groups being stimagtised, and it is difficult for them to be on site to protect the space when the Bailiff come and take possession of the space.  Therefore, we call on you, to participate in this action of “Representation with our Be-longings”, to express your compliments to 8a of kingland apartments as a space where the progressive grassroots have been mutually nurturing, and to show your resistance to those elites who would destroy others with no concerns on mutual support among social movements and believe in the establishment and gaining victory with powers.  Also, we sincerely call on the students, the ultimate wrong has been done, please do not allow such wrong to be repeated!

4) What are we calling on you to do?

We call on you to participate in:

  1. i) Installation action:

We will use the inside of 8a as a space for installation art, to display the autonomous spirit of the autonomous 8a.  On the other hand, it would cause difficulties for those who would take possession of it to resell it easily. For friends who are interested in this action, we could arrange a date or a few dates among ourselves, and go to 8a to setup our installations.

and/or:

  1. ii) Heart-Lock making action:

You can make one or more “Heart-Lock” with something that you think could display the spirit of mutually nurturing progressive grassroots and affix it onto the iron gate of 8a with ropes or locks and let it become one of the heart-locks that is protecting 8a, to visualise our remembrance of the spirit of 8a, and this space where exquisitenesses were nurtured, and the important lessons learnt.

Friends who are interested to participate in this action, could:

  1. a) Make it yourself, and pass it on to friends of autonomous 8a or 8a commons that you know;

and/or,

  1. b) On or after 8:09 p.m., 3/Jun, bring along the materials that you intended to use, to the annual “dizzidenza” action that friends of autonomous 8a have been initiating for years, at the Square of the Freedom Fighter in Tsimshatsui, and let’s make the heart-locks together.  (dizzidenza is an action, for more than a decade, in the evening of 3/Jun every year, it call on peoples to coordinate among themselves without a “main-stage” organiser, to bring along their works or feelings to express their thoughts on down-to-earth democracy, to arrive at the Square of the Freedom Fighter in Tsimshatsui, not only in remembrance of June 4th, but also to discuss, contemplate, share and learn)

31 May 2019

chinese version: https://wp.me/p90FLj-g7

廣告

法律面前 窮人含忍 以物代身 記取基進共治精神 --對金輪大廈8a空間作為一個基進同行、共治空間的最後致意行動

發起人:方韻芝 李俊峰 黎漪婷   張雨湄 何智聰 葉美容 梁耀成  鄺舜怡 胡家偉 吳樂希 魏豪震 楊健濱   李維怡

誠邀大家參與。

 

一)我們是誰?

我們都不是自治八樓成員。由學聯八樓至自治八樓時期,我們都曾與八樓的朋友合作或獲得八樓的支援。我們皆認為,自治八樓(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是承傳著當初學聯成立社會運動資源中心時的宗旨,亦同意2015/16年度當時的學聯九樓與自治八樓達成的八點合作共識。對於這兩屆主導學聯九樓的學生官僚,以假諮詢、不民主不協商的手法,透過金錢、建制、法律的方式驅逐自治八樓及相關社群離開旺角金輪大廈8a單位,我們認為,其行徑猶如市建局驅逐舊區街坊般,全然不顧當中承載的社運網絡、社運歷史、社運貢獻、社運實驗。我們感到,相當憤慨。

 

二)自治八樓是什麼地方?

相信收到這個訊息的你,一定以你的方法知道。如果你想邀請你的朋友參與,把自治八樓介紹給朋友,可以給你以下的連結:

自治八樓的「前世今生」簡史  https://smrc8a.org/2017/1502/

八、九樓發生什麼事?  https://wp.me/p2HdPx-4kA

 

三)為了什麼?

據最新資訊,學聯九樓已通知執達吏,於本年5月29日貼出第一張執達令,按一般法律程序估計,最後執達吏破門而入的日子,應該是本年6月12日,或更早。

我們對於這兩屆主導學聯九樓的學生官僚之行徑,表示十分遺憾!

 

法律面前,窮人含忍,我們知道,即使以身體作出抵抗,最後也難逃這個難得一見的空間,被相信建制和權力必勝的所謂社運精英所抹殺。現時香港自由空間收窄,送中條例通過在即,社運團體當然是應該要互相支援,就算意見再不同,也不應以權打壓。力量不用來抗強權,卻用來打壓不同意見的自己人,相煎如是急,只有令強權更加肆虐!

 

可惜,與八樓合作或獲八樓支援的朋友,多有普通市民打工仔,亦有許多被社會污名化的群體,難以在執達吏執行收樓程序的時間,挺身相護。因此,我們呼籲大家,作出這個以物代身的行動,既是對金輪大廈8a空間作為一個基進同行、共治空間的最後致意,亦是對相煎甚急,毫無社運連結精神、相信建制和權力必勝的所謂社運精英,作出起碼的反抗 ,以及,衷心呼籲同學:大錯已成,請不要再犯下同樣的錯誤!

 

四)呼籲大家做什麼?

我們在此呼籲大家參與:

1) 裝置行動:

我們將會把八樓空間內部作為一個裝置藝術的空間,展示自治八樓的精神,另一方面,亦讓收樓者無法輕易地收樓變賣。有興趣參與此項行動的朋友,我們可以私下相約一日或數日,到八樓進行展覽裝嵌。

 

及/或:

 

2) 心鎖製作行動:

大家可以各自製作一個或多個,你認為能彰顯自治八樓基進共治精神的物品,並以鎖或繩等物料,讓它成為封鎖八樓大閘的其中一個[心鎖],以象徵我們大家記取八樓的精神,及這個空間曾孕育過的美好事物,或一切必須記取的教訓。

有興趣參與此項行動的朋友,可以:

  1. a) 自行製作,並盡快交給你認識的自治八樓或共治八樓的朋友;

及/或,

  1. b) 於今年6月3日晚上八時九分或以後,帶齊你想要用的物料,在多年來自治八樓朋友發起的年度[異議聲音]行動中,到尖沙咀自由戰士廣場,現身一起製作。(異議聲音是一個行動,十多年來每年六月三日晚,都是呼籲大家在無大台下互相協調,各自帶想表達與在地民主有關的想法的作品或者心情,到達尖沙咀自由戰士廣場,一起不只悼念六四,一起討論思考分享認識的行動)

 

2019年5月31日

 

english version: https://wp.me/p90FLj-g9

八樓與工人同行系列-四之四:峰煙四起(最終章)

fai_8astory4.jpg

作者:阿輝

26-1-19,醫療袋重演!庭兩星期六拒絕做,26日當天,如常拒絕,13 個同事離開公司,欺凌群黨剛巧進門,練又意欲推袋向庭,庭猶疑不​決。輝立於公司出口等待庭,不斷勸阻​庭,勿幫練做本是練的醫袋……蘭阻保安關升降機門​,輝、庭、蘭又一次公開討論欺凌群黨惡行​。11個同事仍未離開,揸升降機保安在外守候​​。

輝靈光一閃:庭!你記得個晚傾了乜。庭卻脚步向前,誠實地帶走2個醫療袋。有見及此,輝隨手奪去醫療袋,擲地:不要幫佢做。輝​、庭速離。當時,老闆坐於不遠處。之後,派組長,待庭返回公司地鐵月台,接回袋再做。至於輝,中午12:15返抵公司,​與​垂對單。對單時,鄰房傳來珠(欺凌群黨​​一員):組長!丁立輝,經常話件不是庭做。輝一聽,運丹田氣,千里傳音,不屑:你們才是,乜件都不是你地做!

輝同時擲件​。垂:不要大力擲件。輝:咪唔好做,咪對!你唔對,我都會走(放工)。垂:你再擲!輝:好呀!輝未返抵公司前,已預計是垂對單,垂心中有氣……氣輝助庭不做醫療袋、不成為欺凌庭一夥。輝早想好如何應付垂-取未對電影dcp​(戲院上映或未上映的電影盒帶)​,擲向枱上,再拾回拋落地。

組長見此,走出。輝心跳加速,抖震:我冇事同你講,乜事個日電話,講晒(冬至日事件下午​,詳見本系列4之2​)!組長:我都冇事同你講。垂插口:佢大力掟件。組長對輝講:你不滿練、垂恰庭,要庭做練的醫療袋,發脾氣,就算乜事都不要掟客件。熾熱火燒遍輝全身,先發制人,垂還未開口,防垂應組長,答:我冇為練、垂恰庭發脾氣,是垂氣我助庭鬧我、喝我!垂:我只是叫佢不要掟客件。當時,輝遠離枱,站於空無一人桌旁,為完成一場戲,圍繞組長邊走邊說​,自己被垂鬧​助庭不做醫療袋。垂爆出一句狠話:你快去死!輝演戲上身,脚移前垂不遠處,轉身,抱拳斜睨:好!我就去死。垂:死遠點。輝戲弄一句:好,我都唔想見到你,你慣性欺阿庭!說完,邊走邊講:一​夥人欺善怕惡,庭不懂拒絕就欺負,我助庭拒絕,不是揾我算賬,反去留難庭。垂:誰欺善怕惡!輝返回工作枱,收拾背囊離去,見八婆精及遭精欺凌的善在,邊拾邊道:你們​群人只懂欺凌弱者,對有權力者,就搖尾乞憐,像隻狗!公司弱同事,有誰你們冇鬧?輝掮背囊放工,於公司電梯大堂:懂欺凌同事有何叻?有本事就用同等力度,對待話事人!​夠胆就鬧組長​、​老闆​!唉!終日黏着有權力人士,公司一有變故,全炒你們!組長經門口:​又​冇人同你吵,撩交鬧!

28-1-19,星期一早上7:45,老闆終開口。輝整理文件,蘭同時返回工作枱,老闆行近輝:你每星期六,都慫恿庭不做醫療袋,今次還……(提高語調)【擲袋】!輝冷冷:那​夥人,終日恰亞庭,恰人就唔啱!老闆上火:係我叫庭做,庭只得幾份件,練做將軍澳,又做西貢。輝:佢可以呃你!佢駕車。老闆:車有限制。我做了20年速遞,你們有幾多件最清楚,不用你教。你星期六只​有​幾份件,咁急走。輝:星期六個個都少件,客大多放假。老闆:你做練位。抓緊輝手臂,意圖拉離,輝牢牢釘着地面:醫療袋本是練做,亦不是康哥做。老闆:秀茂坪及以上本是油塘做,你咪攪事,做好本份,我係你老闆,收我薪金。練中午1:00才食飯。輝:你有何証據,佢可呃你。老闆:我會駕車巡區。老闆續說:公司不准打交,講粗口。輝:有2個同事,迫庭做自己件,若不肯,打​、鬧。老闆:我會處理。輝:我不覺你會處理。此時,康哥站於不遠處,豎起耳朶偷聽。老闆:康打交。輝:不會。老闆:閉路電視拍到。輝:可以做手脚。老闆:高科技要龐大錢。輝:懂高科技就做到,有真實案例。老闆:你睇電視劇太多,想像力豐富。輝:珠​、​精經常鬧善,上星期,珠喝亞年!老闆遲疑,方寸大亂:你知不知庭乜人,庭以前葵涌剝光豬,拉上差館,坐監。你此處返工,跟我規矩!

老闆出廳,又進寫字樓,同時有一主管共商此事。 輝移向前​-蘭工作枱。同一枱,司機銘​、兵​、聰整理件,綑貨辦。同時,傳來老闆:9:00,蘭,庭記得開電話,開工,唔開電話,返乜工!輝對蘭說:老闆要你​、庭開電話,意圖監視,正因庭不做司機練醫療袋,我、你曾協助。

輝轉向兵​、聰​、銘:老闆屈司機銘偷錢一事,幸好和、兵、聰你們三人撐銘。你們曾撐司機銘,新年,話事人叫你們不需請假,不要信,你們破壞老闆屈司機銘的計劃,都是請假為妙,不請假,到時不返工,借此誣陷你們曠工,即炒!

防老闆聽到,​輝湊近銘耳邊:當權者要屈,一定要屈到,今次屈唔到,小心提防​!​你去問程,佢係親權力。上兩次上頭屈同事偷錢,老闆從不徹查!一是同事自己辭職,一是認偷錢,錢都要自己嘔。正是單打獨鬥,沒工友撐!而你有工友撐!銘,老闆今次有心屈你,明明今次有第二條片,証實你有交現金。上頭只睇第一條片,條片你當時未交收!唉!任何情況都要查清楚。今次​老闆​最終會查偷錢一事,​係你​ ​​、蘭​ ​、兵​ ​、聰​ ​、和​ ​、我​ ​、庭集體在公司傾老闆屈你偷錢之後,老闆的對策。老闆目睹,還你清白。我都不明白,為何屈你偷錢?你​之前又​沒有爭取加薪。有爭取就針對你。銘:沒有。輝:就係,咁都要搞你!我就話有爭取加回最低工資!老闆忌憚我!


編按:
本系列作者為自治八樓友好阿輝。阿輝是速遞工人,上班經常目睹或遇上各種不合理對待。與八樓朋友商量過後,阿輝嘗試鼓勵大家一起做點事情,讓公司惡行得以在社區傳播,又與其他工友同行反抗,連結起來。

八樓與工人同行系列- 四之一:扣薪驚魂
https://wp.me/p90FLj-fA

八樓與工人同行系列-四之二:公司巨變
https://wp.me/p90FLj-fF

八樓與工人同行系列-四之三:奇案得破
https://wp.me/p90FLj-fI

八樓與工人同行系列-四之四:峰煙四起(最終章)
https://wp.me/p90FLj-fP

 

 

八樓與工人同行系列-四之三:奇案得破

fai_8astory3.jpg

作者:阿輝

巨變​​,復歸平静,誰料到?19-1-19……

當日,輝整理文件,眼瞄向一群同事,像商討大事。走前詢問。元朗司機銘​:前2天,抵公司對單,其中叫快馬公司,2 份件要收現金,1份有收,另一份,明明有交,對件者說沒收到,現在,話我私下取走,即是偷錢。輝:閉路電視有否拍到交收過程?銘​:手機拍到​。​ 輝:擺明屈! 銘滿腔怒火:簡直明屈我!我問程,竟叫我認偷錢!此時,眉蹙眼鈍:要我摳$1500填數!我唔會俾。此段對話前,​輝目睹馬鞍山司機和​​,對質老闆,老闆反咬銘不分開袋存放現金。沙田蘭,屯門兵,元朗步兵聰共商對策。庭,輝加入討論。輝望向庭,站於銘側:又一次核件制度差,屈人事件,前已有兩個同事,屈偷錢,今次輪到銘。湊​近銘耳邊:我將此事告知我朋友(8樓朋友)。銘略為遲疑。輝:我朋友知上次庭扣糧,我貼上群組,諮詢建議。銘:我知。21-1-19 , 中午12:50,老闆對輝單,轉身問快馬負責人:銘事怎樣?快馬主管笑:原來分錯件,回錯件,個客入錯數!


編按:
本系列作者為自治八樓友好阿輝。阿輝是速遞工人,上班經常目睹或遇上各種不合理對待。與八樓朋友商量過後,阿輝嘗試鼓勵大家一起做點事情,讓公司惡行得以在社區傳播,又與其他工友同行反抗,連結起來。

八樓與工人同行系列- 四之一:扣薪驚魂
https://wp.me/p90FLj-fA

八樓與工人同行系列-四之二:公司巨變
https://wp.me/p90FLj-fF

八樓與工人同行系列-四之三:奇案得破
https://wp.me/p90FLj-fI

八樓與工人同行系列-四之四:峰煙四起(最終章)
https://wp.me/p90FLj-fP

八樓與工人同行系列- 四之二:公司巨變

fai_8astory2.jpg

作者:阿輝

編按:
本系列作者為自治八樓友好阿輝。阿輝是速遞工人,上班經常目睹或遇上各種不合理對待。與八樓朋友商量過後,阿輝嘗試鼓勵大家一起做點事情,讓公司惡行得以在社區傳播,又與其他工友同行反抗,連結起來。


 

咦!亞庭不僅遭公司扣糧,工作分配……醫療袋 惡夢 逢週六 上演!

康哥:油塘有3個醫療袋,今天 星期五,我做油塘,做到,緊係做埋。多件,重辦,明天星期六,我休息,庭做油塘,會幫我做。同事當中有欺凌群黨​:不要做,留給庭做。​​群黨​中一人​叫練:我,秀茂坪的醫療袋,都不做!庭星期六 2-3 份件,咁少!冇件做,太早放工,唔得!我​、你 的 ​醫療袋​,明天等庭做 。你只做我 一個 袋。康哥眼神困惑:3個醫療袋,本來是我做,油塘地鐵、鯉魚門醫療袋,難做到,開玩笑!留自己醫療袋亞庭做,欺凌人!我想做!練一夥人,逢星期五知我想做,都慫恿留給庭做。於是,康哥暗藏 自己做的醫 療 袋 ,置於桌下。趁 欺凌​群黨不留神,把醫療袋​ ​放 進自己工作 袋 中:一 時 2 個,一 時 3 個。輝 看 在 眼 裏,​決相助。上年冬至日,早上 8:30:柔 軟 水,化 身 洶湧 浪 潮,拍 擊 崎 嶇 巍 峨 山脈…… 一 群 同 事 一起 乘 電 梯(有保安揸電梯),離開公司,往各自區工作。剛抵大廈地面,準備步出。庭 站​ ​輝 前,冷不防練質問庭:揸流攤!並上前阻輝,庭離去。輝、庭幾番辛苦,穿越阻礙​​!輝即上前解​庭手中​醫療袋​​​:不要幫佢做。欺凌群黨進電梯,輝​、庭​、1​、2 個同事 走向大廈出口。​​司機練:係庭做,​我​不做。輝一聽,向練說道:唔!欺凌事,保安​、未離去同事​、大廈所有出入人士,必須知!即 提高聲線:個醫療袋本來係你做。練衝向輝,慣例​:關你乜事?平日輝​對練​已留有餘地,今次十級火警,平素協助庭女同事​-蘭上身:懶鬼!一手推練胸口,用手作摑耳光狀。另一男同事​​垂​上前幫忙,輝一句懶鬼頂撞,手舞足蹈,不停站立蹲下:庭係打工仔,我係打工仔,我幫打工仔,你們都係打工仔,你們當自己係老闆!垂:你至係當自己係腦細!女同事精此時插口:這個丁立輝!真是!輝大喝一聲:收聲,八婆!說完,輝,庭,兩個男同事離去。八婆精不服氣:有乜同腦細講。其實,輝​之前​已​​在公司當着老闆,對庭說了。及後,輝風傳八樓、八樓友好、自己朋友,並由庭、輝分別邀約蘭和康哥,於 2-1-1 晚上,上八樓傾。2人沒出席!只有輝、庭、8樓朋友,庭終拒絕做醫療袋。


編按:
本系列作者為自治八樓友好阿輝。阿輝是速遞工人,上班經常目睹或遇上各種不合理對待。與八樓朋友商量過後,阿輝嘗試鼓勵大家一起做點事情,讓公司惡行得以在社區傳播,又與其他工友同行反抗,連結起來。

八樓與工人同行系列- 四之一:扣薪驚魂
https://wp.me/p90FLj-fA

八樓與工人同行系列-四之二:公司巨變
https://wp.me/p90FLj-fF

八樓與工人同行系列-四之三:奇案得破
https://wp.me/p90FLj-fI

八樓與工人同行系列-四之四:峰煙四起(最終章)
https://wp.me/p90FLj-fP

八樓與工人同行系列- 四之一:扣薪驚魂

fai_8astory1.jpg

作者:阿輝

編按:
本系列作者為自治八樓友好阿輝。阿輝是速遞工人,上班經常目睹或遇上各種不合理對待。與八樓朋友商量過後,阿輝嘗試鼓勵大家一起做點事情,讓公司惡行得以在社區傳播,又與其他工友同行反抗,連結起來。


9-8-18 ,踏 進 工 作 室,紅,藍 色 映 入 眼 簾。色​ ​彩 間 仿 有 光 亮……凹 凸 不 平 物 體,悠 然 自 得​ ​躺 着。​​前 坐 一​​ 叔 叔,​​隨 意 掀 手 中 報 紙,眼 停​ ​在​ ​“馬 經”​​……猛 烈 一 醒!昨​ 晚 是 賽 馬 日!叔 叔 已 整 理 工 作 文 件,綑 好 貨 辦,放 公 司 袋。丁 立​ ​輝,從 相 鄰 房 間​ 踏 進,走 向 叔 叔 左 側。​冷​ ​不​ ​防​ ​叔​ ​叔​ ​身​ ​後,阿​ ​庭​ ​出​ ​現,一​ ​把​ ​斷​ ​鍊​ ​聲,向​ ​輝​、叔​ ​叔​ ​訴​ ​冤​ ​:組 長 話,我 冇 取 回 已 做 船​ ​單,今 日​ 取 回,再 往 出 件 公 司 回 件。做 漏​ ​件,要 扣 我 月 薪 $140!輝:唔 好 在 公 司 講,上​ ​勞​ 工 處 講。​​​​當 天 下 午,庭 放 假,放 工 時,​於 電​ 梯 大 堂,輕 聲 告 ​​知 輝:原 來,我 去 做 個 份 船 單,昨 日 已 取 回​ ​速 遞 公 司,早 上 神 秘 出 現 做 件 籃 中,只 欠​ 蓋 印,即 趕 往 船 公 司 補 印,再 回 出 件 客​ ​處。組 長 仍 要 扣 我 $100 糧!我 會 上 勞​​ 工​ ​處!庭 此 日 後,忙 於 準 備 糧 單​、文 件,上 勞​ ​工 處 備 案。這 不 是 辦 法!輝、庭​ 煩 惱 之 際,輝​ ​腦 內 閃 出 一 八 樓 成 員,工 人 事 極​ 上 心,13-8-18,迅 即 聯 絡 。公 司 方 面,不 能 鬆​ ​懈​ ​!輝​ ​、庭 孤 軍 作 戰,欠 支 援?有​ ​一 同 事​ 青 (日 薪 同 事),工 傷 本 不 獲 賠 償,有 証 人,向 公 司 爭 取,終 獲 賠 償!兩 人​ 15-8-18 邀​ ​約 加 入,共 同 商 議 制 止 扣 糧。終 決 定 自 主 行動!並 向 八 樓 朋 友 尋 求 支​ ​援。​​​​31-8-2018 晚 上,輝​​,庭(青 不 便 出 席),一 位 八 樓 朋友,一 個 八 樓 友 好(大 學​ 工 人 組 同 學),於 金 ​輪 大 廈 8a 室 傾 行 動​:用 貼 紙,貼 速 遞 公 司 周 邊 燈 柱​ 和 招 聘​ ​​​易 拉 架​:

吸 血 快 遞,貼 錢 返 工
公 司 ​條 件 制 度 差,屈 速 遞 員 漏 件,個 日 糧 自 己 出
日 薪 只有 416​:連 續 4 星 期,16 個 鐘,
為 同 一​ 老 闆 打 工,法 定 假 日 工 資、年 假 工 資 乜​ ​都 冇。


八樓與工人同行系列- 四之一:扣薪驚魂
https://wp.me/p90FLj-fA

八樓與工人同行系列-四之二:公司巨變
https://wp.me/p90FLj-fF

八樓與工人同行系列-四之三:奇案得破
https://wp.me/p90FLj-fI

八樓與工人同行系列-四之四:峰煙四起(最終章)
https://wp.me/p90FLj-fP

轉: 自治八樓如是說 - 請廣傳, autonomous 8a says – please forward, 8a otonom mengatakan – tolong maju

轉自: 自治八樓網頁

repost from: webpage of autonomous 8a

repost dari: halaman web otonom 8a

 

近日學聯社運資源中心(自治八樓)正式收到由區域法院發出,由學聯九樓以業主身份提控訴訟的法庭傳票,要求法院頒令,收回金輪八樓A室。開庭日期定在三月六日。

對於學聯九樓運用法庭此舉,我們極之遺憾。但就住法庭訴訟,我們並不打算出庭應訊,進入這套建制法律程序,及進入這個並非事實的業主及佔用人的關係。更遺憾的是,現時的學聯九樓竟選擇使用行政建制手段來處理群體內部矛盾,取消民主協商的基進可能。

即便如此,我們並不會就此消聲。在此,我們更責成學聯九樓立即懸崖勒馬,撥亂反正,取消有關的訴訟,並責成學聯九樓重啟以民主協商、積極尋求共識為前提,廣邀各相關持份者參與討論及磨合,形成合情合理的進步方案。若學聯九樓能做得到以上要求,當能為既沉寂、亦撕裂的香港民間社會,打下一記育養前行的強心針:創造共融並行,凝聚民間力量,建設基進力量的理想示範。

我們在此呼喚各位關心這事件的朋友,或直接或公開向學聯九樓提出你的意見及期許。

自治八樓仝人及支持者
2019年2月23日

 

Recently, the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Students (HKFS) summoned the HKFS Social Movement Resource Center (“Autonomous 8A”) to appear in the District Court. The HKFS, which is in the position of property owner, has requested that the court issue an order to repossess the flat occupied by Autonomous 8A: Flat A, 8/F, Kingland Apartments. A hearing has been scheduled for 6th March 2019.

We are deeply disappointed by this act on the part of HKFS. We do not intend to appear in court, to enter this institutionalised court procedure or this fictitious relationship between property owner and occupant. More disappointing is that the HKFS chose to employ such an institutional administrative method to deal with internal differences of an organised community, rejecting the progressive possibility of democratic consultation.

We will not be silenced. We demand that HKFS immediately take a step back, rectify itself and cancel the lawsuit. We further demand that HKFS invite all concerned stake-holders to reestablish discussions. We believe that only by emphasizing democratic deliberation and consensus-building may we be able to arrive at a reasonable, sensible and progressive solution. If the HKFS can accomplish this, it will offer a nurturing boost to the disheartened and divided civil society of Hong Kong, creating a perfect demonstration of solidarity in diversity, the consolidation of peoples’ power and the building of progressive forces.

We hereby call on all our friends who care about this matter to convey your opinions and wishes to the HKFS either directly or publicly.

 

Members and Supporters of Autonomous 8A
23 February 2019

baru-baru ini, “gerakan sosial pusat sumber daya , hkfs (otonomi 8a)” dipanggil ke pengadilan distrik oleh Federasi Mahasiswa Hong Kong (HKFS). HKFS, yang berada dalam posisi pemilik properti, meminta pengadilan mengeluarkan perintah untuk mengambil kembali properti flat a, 8 / f, apartemen kingland, yang merupakan lokasi otonom 8a. Sidang telah dijadwalkan pada 6 Maret.

kami sangat kecewa dengan tindakan HKFS yang mengambil tindakan hukum. Karena itu, kami tidak bermaksud menanggapi tantangan dengan tampil di pengadilan. Kami tidak akan didorong untuk memasuki prosedur pengadilan yang dilembagakan, kami tidak akan didorong untuk memasuki hubungan pemilik dan penghuni properti ini yang bukan fakta sebenarnya. Yang lebih mengecewakan bagi kami adalah bahwa HKFS memilih untuk menggunakan metode administratif kelembagaan untuk menangani perbedaan internal komunitas terorganisir, dan membatalkan kemungkinan persetujuan konsensus konsensus demokratis akar rumput yang progresif.

Bagaimanapun kami tidak akan dibungkam. kami menuntut HKFS untuk segera memulihkan, memperbaiki kekacauan, dan membatalkan tuntutan hukum. Kami selanjutnya menuntut HKFS untuk mengundang semua pemegang saham yang bersangkutan untuk membangun kembali diskusi. Kami percaya bahwa hanya dengan menekankan musyawarah demokratis dan membangun konsensus, semoga ada solusi yang masuk akal, masuk akal, dan progresif. jika HKFS dapat mencapai hal ini, itu akan menawarkan dorongan bagi masyarakat sipil hong kong yang putus asa dan terpecah belah, dan menciptakan demonstrasi sempurna solidaritas dalam keanekaragaman, konsolidasi kekuatan rakyat dan pembangunan menuju kekuatan progresif.

di sini, kami memanggil semua teman yang peduli dengan situasi ini, tolong berikan pendapat dan aspirasi Anda kepada HKFS baik secara langsung maupun publik.

8a dan pendukung otonomi
23 / feb / 2019

轉:有人,就有光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2月7日行動宣言

轉自: 自治八樓網頁

由弼街轉入砵蘭街,過馬路,沿旺角道往塘尾道方向走,再轉入長旺道。

這條路,八樓人再熟悉不過。二十多年來都是這樣走過去,參加周年大會、討論行動、借場辦活動、搞工作坊電影節、溝通平台、列席常會代表會,或者,是一去不返的聯誼活動。隨著換屆,隨著社會形勢變遷,這麼多年來八九樓關係不斷改變,由官方定義變成比定義更深的運動同伴,再由同一架構變成各自表述,後來又在運動裡重新親密起來,時好時壞,時壞時好。如同一般有歷史的組織總會遇到的關口,走過了,就是另一境界。只是,到現在,八九樓關係面臨前所未有的決裂。

旁人大抵會費解:怎麼你們還要賴著不走?八樓沒有了空間還可以繼續參與及支援運動吧?沒錯,走,可能是最簡單的解決方法,我們也相信,無權無勢者總可以在最少資源下找方法生存。但是,事實是無論去到哪裡,也會遇到不同立場的人,也會遇到由上而下的管治權力。今天是八樓與九樓之爭,明天可以是女性主義性權派與女性主義保護派之爭,也可以是左翼與右翼之爭,更可以是人民與政府之爭。只要有人,就會有不同立場不同權力,難道堅守信念就等於要自絕於社會嗎?更何況,連結不同的人,連結學運社運,連結邊緣與邊緣,本來就是八樓的核心精神,也是學聯成立八樓這二十多年以來的歷史任務。這條路難走,卻也需要有人走。我們寧願在關係中摔角在運動中尋找對話的可能,也不願由得關係分裂而民間力量步向凋零。

上星期,九樓出到截電這一招,翌日又發出律師信要求我們在2月21日前遷出。對於早前收回來的收意見書程序中,四十多份來自不同人士的意見書全數皆反對先收樓後諮詢,九樓竟視若無睹。我們震驚之餘,也難免唏噓。昔日我們與重建街坊共同抵抗的,今日發生在我們身上,而我們由支援者變成了被支援者。令人傷神的是,在這亂世之中,手握重大權力與資源的人竟將心思花在這些事情上。收到通知那天,我們實在有一種,上戰場殺敵時忽然被後方插了一刀的痛楚。在前線努力的成員和友好,不得不把各種支援工作暫時押下,花時間處理這爛攤子。慶幸的是,截電消息一傳出,各方迅速作出支援,八樓才得以繼續運作,是各界友好的燭光重新點燃了八樓的光明,今天,我們把帶著這點點燭光遊行至九樓,正是要告訴九樓的人們,我們不會就此被黑暗打敗。

月前,九樓在代表會上通過了十萬元去處理八樓事宜,十萬大元的使用是根據一份名為『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第六十屆常務委員會就處理金輪大廈八樓A室物業未來安排之考慮要項明細』而定。面對媒體報導、外間質疑,九樓的代表每每拿著這份明細來回應。大眾所不知情的是,通過這份《明細》的同一個會議,在欠缺討論的狀況下,已經通過撥款十萬元來處理收回八樓。現在九樓收到這麼多反對意見,學聯竟然繼續不處理之餘,仍一意孤行硬推方案,無視異議聲音,霸王硬上弓!這種做法已經惹起同學不憤,到會議場地抗議及撰文批評。

今天舉辦這遊行,我們一方面要譴責九樓先收樓後諮詢、無視民意一意孤行的做法,而就著九樓的逼遷決定,我們再次提出這四點要求:

1) 撤回716決定,重新啟動並延續九樓與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之溝通平台,就已經在八九樓溝通平台達成共識的社運資源中心運作及工作方向,展開章則關係修改準備;

2) 停止破壞過去至今社會運動資源中心由同學及社會人士合力建立,由下而上民主共治的生態;

3) 停止摧毀現時學聯體制內,一般同學所能參與學運社運的僅有資源;

4) 在作出任何重大架構改變前,必需經過廣大同學直接參與的諮詢,同時吸納社會聲音。確保同學得以理解整個架構之源流,並能基於對當下學運社運之分析,去進行有效討論,促成有意義的改革。

 

八樓就著九樓截電一事作出聲明
http://smrc8a.org/2018/2538/

堅守民主土壤 發展自主參與 拒絕粗暴「回歸」——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回應第60屆學聯代表會關閉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聲明
https://smrc8a.org/2017/1377/

自治八樓的「前世今生」簡史
https://smrc8a.org/2017/1502/

————————

 

行動詳情

集合時間:21:00

集合地點:太子,金輪大廈附近,永隆銀行至基榮小學之間的空地

流程:於上述空地集會,然後遊行至威特大廈

 

[轉載] 學聯九樓漠視民意打壓異己 截電迫遷堪比地產市建局

轉載自自治八樓網站
https://smrc8a.org/2018/2538/


學聯九樓[註1]漠視民意打壓異己
截電迫遷堪比地產市建局

前日(1月30日)晚上,學聯秘書處在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門外貼上一紙通知書,指九樓「已經通知電力公司於2018年2月1日起終止金輪大廈8樓A室的電力供應」。

自1994年起,學聯成立社運資源中心(俗稱八樓),以支援學運社運。2006年,八樓為反抗學聯蛇齋餅化而宣佈自治[註2],在2010年,八樓與九樓重建溝通,至2014年雙方更成立「八九樓溝通平台」處理章則關係。如今,九樓忽然截電,影響的不只有八樓此一團體。光是二月內,已有至少十個欲借用八樓物資及場地的學運社運群體受到影響,當中包括數個不同院校及跨院校的學生組織。

2017年八月,學聯九樓曾就八樓空間用途對學生及公眾作公開諮詢,合共收到46份意見書,我們翻查意見書總表,得知46份意見書全都反對現屆學聯九樓的「清空八樓」方針,並要求學聯九樓立即停止一切逼遷行為[註3]。投書者既有現任學生,亦有社會人士,皆非八樓成員。令人驚訝的是,諮詢反映的民意雖然清晰可見,以學聯秘書長李軒朗為首的逼遷行動卻沒有停止,反而變本加厲、逆民意而行,以截電這種黑手段作為逼迫。學聯九樓的學生會作為學生代表,當中部分人因一己政治立場對八樓抱有既定成見,為了打壓異己,刻意冷處理不符自己心意的官方諮詢結果,他們既已選擇這種漠視民意的道路,此後就算再作多少場學聯改革諮詢也只是假諮詢,合意則取不合意則棄,所謂改革,根本毫無誠意及誠信可言。

在本年1月10日學聯代表會第三次常務會議後,有旁聽的院校學生向八樓反映,代表會在沒有討論具體用途的情況下,通過了批出十萬元以處理八樓事宜。據知在該議程開展前,秘書長曾動議閉門會議討論,惟此動議不符會章而未獲通過。事件惹人疑竇,到底閉門會議是為了隱藏甚麼?十萬元對於一個小型的民間團體來說已經是一年的開支,通過如此巨額的預算,卻不須經過公開討論,學生、社會人士難以參與提出意見,更遑論監管。

截電這種逼遷手段,在我們以往支援被逼遷街坊的運動中屢見不鮮。與八樓一同走了十多年社運路的重建街坊,曾痛批現屆九樓先收地後諮詢的行為與市區重建局無異,當時現屆九樓同學曾言辭激動地反對這個類比。然而,現在學聯九樓不單先收地後諮詢,諮詢後發現民意傾向支持自治八樓,就索性不理民意,直接截電迫遷,可謂堪比地產商或市建局。在現屆學聯上任之前,學聯九樓的同學一直與八樓並肩作戰,在重建區、天星皇后碼頭、新界東北、反高鐵等運動中,對抗地產霸權,現屆學聯這樣做,叫人情何以堪?

對於九樓粗暴收樓的行為,我們仍然維持以下要求[註4]:

1) 撤回716決定,重新啟動並延續九樓與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之溝通平台,就社運資源中心運作及工作方向達成共識;

2) 停止破壞過去至今社會運動資源中心由同學及社會人士合力建立,由下而上民主共治的生態;

3) 停止摧毀現時學聯體制內,一般同學所能參與學運社運的僅有資源;

4) 在作出任何重大架構改變前,必需經過廣大同學直接參與的諮詢,同時吸納社會聲音。確保同學得以理解整個架構之源流,並能基於對當下學運社運之分析,去進行有效討論,促成有意義的改革。

註釋:

1及2. 自治八樓的「前世今生」簡史: https://smrc8a.org/2017/1502/
3. 公開諮詢意見書: http://hkfs60.timothylee.info/
4. 堅守民主土壤 發展自主參與 拒絕粗暴「回歸」——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回應第60屆學聯代表會關閉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聲明:https://smrc8a.org/2017/1377/

[轉載]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就浸大學生被停學事件之聲明

BU.jpg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就浸大學生被停學事件之聲明

 

兩位浸會大學的學生因表達訴求而被勒令停學,自治八樓認為浸大校長的懲罰並不合理。學生在校園內表達訴求,是實踐作為校園持份者的權責,即使校方不同意學生的手法,亦沒有理由剝奪學生上學的最基本權利。

自治八樓在此呼籲其他社會運動裡的團體及行動者聲援兩位被停學的學生。對於學生在語言中心的行動,媒體極力渲染學生「講粗口」的部份,指責學生「暴力」,卻極少提及學生的行動訴求。有媒體以「港獨」來形容行動,意圖簡化扭曲事件以製造對立。事實上,觀乎浸大學生會在佔領行動前幾日發出的<就普通話畢業要求致語文中心之聯署信>,並沒見到港獨二字,內容主要為指出普通話考試合格作為畢業要求的不合理之處,與及普通話豁免試的問題,我們也應該首先聚焦在這兩點上,而不是被媒體拉著走。

參與聯署及行動的學生眾多,總會有各種想法,假如當中真的有人因中港矛盾而反對普通話考試,我們也應該思考,面對學校、政權由上而下的打壓,我們這些持不同立場的無權無勢者該如何抵抗。

自治八樓一直致力連結學生運動及社會運動,兩者並非總是同步,而八樓成員對於立場不同的人或行動抱持的態度是:盡量在運動中摸索對話和連結的可能。在語言問題方面,不是沒有展開對話的可能。事實上,學校裡面設什麼語言科目、哪種語言是選修哪種語言是必修,都有其目的。當中,英語和普通話都有霸權地位。學習其他語言本來是為了溝通,那麼,香港有三十多萬印尼移工、菲律賓移工,為什麼大學卻不開授印尼語或菲律賓語課程?要是真的想打造國際化多元化的學府,為什麼又強制要求學生修讀某種特定的語言?為什麼考試會側重於語言?語言背後的權力操作值得更多的討論,要是異議者被滅聲,就會連討論空間也失去。

從上年的民主牆事件,到現在的反對普通話考試事件,別有用心的媒體都只顧著批判大學生、挑起中港矛盾的仇恨情緒、乘機搞政治鬥爭,令真正的重點失去關注,變相是幫助學校轉移視線逃避問題。自治八樓成員曾與兩位同學在物資支援及反外判抗爭上有合作,即使交往不深,但也看到兩位同學是願意溝通的人,而非媒體抹黑所說的暴力、不講理。

由於媒體大力渲染引起了國族仇恨情緒,其中一位參與行動的學生、同時也是這次被停學的學生陳樂行受到恐嚇,人身安全成危,同學惟有選擇停止在內地的實習,返回香港。自治八樓對這些媒體予以強烈遣責。校方的責任在此時應是了解學生狀況,作出恰當的支援與保護,令學生能夠繼續學業。然而,浸大校長卻反其道而行之,將學生停學。我們認為,停學之舉實屬政治打壓。

浸大校方早有打壓學生的前科。在上年浸大清潔保安外判商轉約引起的工潮中,幾位學生由轉約前就開始介入事件(包括此次被停學的劉子頎),積極組織工友,向他們解釋勞工權益。校方人員在事件中經常偏幫外判商,曾企圖誤導工人放棄遣散費的選擇。在工潮後期,幾位核心參與的學生都無法進入活動室,懷疑是校方察覺到學生的重要角色,因此減少學生在籌備支援工作時可使用的空間,藉此打壓工潮。浸會大學校方今次就佔領語言中心一事作出如誇張的懲罰,志在殺雞儆猴,而這不只是單一院校的偶然事件。在過往的支援工作中,我們發現各院校的學生自治權、參與社會及校政的空間不斷被收窄。我們再次呼籲所有學生、社會人士一同努力阻止事件惡化,惟有廣泛的橫向連結才可對上抵抗強權。

在此,自治八樓向浸會大學校長錢大康提出以下要求:

1.立即撤回停學決定
2.停止迴避學生訴求,就著普通話考試及轄免試的存廢進行平等開放的對話
3.停止一切打壓,尊重校內所有持份者,在所有校政議題上確保學生、工人的參與權利,實踐員生共治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五日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