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治八樓 拒絕粗暴「回歸」聲明

轉自自治八樓

堅守民主土壤 發展自主參與 拒絕粗暴「回歸」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
回應第60屆學聯代表會關閉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聲明

現屆﹙第 60屆)學聯代表會於2017年7月16日的會議上,決議收回金輪大廈8a單位,要今年內強行清走所有人和物資,客觀上等同關閉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下稱「自治八樓」),會上卻未有交代日後如何善用此單位。此舉乃學聯架構之重大決定,但從無諮詢三萬多個同學,更完全違反自2010年至2016年間,學聯常委會及代表會(下稱九樓)與自治八樓之溝通、協作和共識,破壞一個承載著20多年來香港社會運動歷史意義的地方。

面對學運及社運低潮,政權變本加厲對人民肆意踐踏,現屆學聯所做的,竟不是鞏固運動基礎,團結互助,反而是急著打壓異己,摧毀一般同學可使用的運動資源,這對於反抗暴政,究竟有何助益?

自治八樓仝人多年來,一直堅持連結學運與社運、反對一切由上而下的霸權、團結反抗強權的力量。我們對現屆學聯這個毫無諮詢,又摧毀社運資源的舉動,表示強烈譴責,並宣告,我們與一眾支持者,將會抵抗這種小圈子議會暴力,直至現屆學聯願意與我們達成共識為止。

自治八樓是一個什麼地方?

1994年,學聯認為須成立一個社會運動資源中心(學聯內部簡稱之為「八樓」),確保學聯在每年換屆的制度下,也能保持社會面向,回饋社會,同時累積社運人脈與承傳經驗。

八樓一直努力以文化介入的方式,邀請同學透過錄像、音樂、攝影等關注並介入社會。例如,今年已是第十五屆的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不斷引介外地更進取的社會行動想像;至今第八屆的草根媒體實習計劃,陪伴同學在批判主流傳媒不足之外,思考民間媒體的可能性。同時,八樓多年保持與不同社會運動(例如土地自主、住屋權、公共空間、性小眾平權等等)的連結,直接引介一般同學進入各種運動。

九樓作為院校學生會的聯會,掌握龐大資源,原可大力支持同學去參與社運,但現實上一般同學根本難以參與學聯的工作,亦無法運用到這些資源。而八樓由成立之始,就一直希望建造一個分享平台,將相關資源開放給同學,讓大家以此作為介入社會運動的支點。1995年,九樓在代表會上對八樓角色的共識,就是開放八樓的資源給「活躍而不願上學生會莊的同學」參與。

2001-02年度,已有相當數量的同學及社會人士參與八樓。當屆八樓的管理委員會同學一起決定,嘗試由下而上的直接民主實踐,開放治權,邀請非學生會的同學及社會人士共同參與管理和發展這個空間,進一步凝聚參與者。直至2005-06年度之前,這種開放治權的社會實踐,一直都寫在工作計劃和工作報告裡,交到九樓和周年大會,並獲得確認。

可能你會問,說是開放給同學的資源,為何又有社會人士使用?事實上,學聯及同學使用的資源,也有來自社會的部份,必須取之社會用之社會。學生運動是社會運動的一部份,不可能自絕於其他社會運動。就如反加學費運動,涉及公共資源討論,難道能與其他公共開支分割?同時,單靠學生的力量,又怎會足夠推動重大政策的改變?最重要的是,難道隨著學生幾年間後畢業,累積的經驗就要消散,新生必須由零開始?當權者不斷累積打壓、管治經驗,如果反抗群體拒絕累積不同年代的人和經驗,豈非愚蠢?!故,在中心成立之初,管理委員會的組成,就已加入了社會人士,讓畢業生及其他有志於反抗不公義的社會人士也可協助及參與。

「自治八樓」名字的由來

2005-06年度,由於學界中部份掌權者(當中部份有中共勢力背景)試圖提出一個福利品部計劃,完全無視當時八樓的發展,要將之變成福利品店,同時將憲章中八樓的管理委員會降級、不通過任何自願成為下一屆八樓管委同學的請求、更不再出資聘請職員,簡單而言是想「陰乾」八樓。此舉猶如政府要剷除一個有反抗力的社區並將之變為商場,並在迫遷期間剪水剪電一樣。這種福利路線,無疑會削弱以「社會運動」理念來組織同學的路線。雖然當時有部份學生會幹事、普通同學和社會人士反對,但部份掌有權力者在會議中濫用權力,無視質疑,跳過回應,想強行通過議案。在這緊急關頭,經由部份學生會代表、八樓的同學及社會人士商議下,在九樓強行通過議案之前,八樓宣佈進入自治狀態。

學聯所使用的資源以至於空間,皆有一大部份來自社會大眾,當用之於社會;同時大專同學一方面享用了很多社會資源,又是相對有較多資源和時間參與社會的一群。我們當時選擇「自治」而非「獨立」,正正是為了堅持在學聯體制內爭取空間,繼續讓學界中無權力的一般同學,仍能有渠道使用相關的資源去介入學運及社運(如自治之初,2006-07的保衛天星皇后抗爭),並將這些珍貴的資源開放給社會上無權無勢無錢而又有志於反對社會不公義的人。

回應一些對八樓的誤解

2006年時,之所以要宣告自治,就是因為要成為學聯有意義的一部份,堅持八樓成立的宗旨,亦即學運與社運結連此一命脈。

此後,自治八樓幾乎沒有使用學聯額外的資源。要知道,大廈管理、基本維護等開支,無論該單位是否有人運作,都是學聯的恆常開支。要說八樓用了甚麼學聯資源,不過是一年大概7000元的水電費,佔學聯去年近63萬開支的百份之一左右。整體而言,水電以外,自治八樓自資運作,持續滋養學運與社運,資源來自各參與者(包括同學及社會人士)自資購置各種社運支援物資和設施;在課餘、工餘的時間投入參與。這些都是珍貴的社會資本,也使這重社會面向的意義和責任越加深厚。

同時,我們強調自治八樓是學聯的一部份,也一直尋求與九樓溝通。2006-2009年期間,算是自治後八樓與九樓間的冷靜期。自治八樓成員參與在保衛天星皇后碼頭、反高鐵護菜園及支援重建區抗爭當中,重新認識新一代的九樓成員。由2011-12年度開始,自治八樓每年均會如學聯架構內其他單位一樣,提交詳盡的工作報告(http://smrc8a.org/2013/987/,也會將之公開,讓同學與社會人士監察。再者,自治八樓是採取共同決策的共識制,只要願意參與會議,都有權發言及能影響決策。為了讓九樓同學能夠參與八樓會議,今年八樓成員早已告知他們自治八樓每個月的會議日期,並於溝通平台上邀請九樓同學,但現屆學聯代表一次也沒有出現。

故,外間指控八樓不受監察,實屬謠傳、抹黑。

八樓的價值:體制下自治抵抗 橫向連結開放共治 突破想像推進抗爭

從八樓到自治八樓,每年的管委、同學和參與者,皆在合作共治之下開展不同的活動和行動,推進抗爭文化、打造公共空間、突破各種運動的想像局限,推動社運中的文化戰線,吸引不同人參與社運。

誠然,八樓的工作,定有未如理想之處,但23年以來還是有一定的成果。我們確實開闢了一個實驗空間,讓不同年代的同學,可以在學生會以外,用各種的方式介入不同的議題。有些多年前不太受重視的議題,如土地、性小眾、公共空間,現在也算是備受關注了;另外一些,如移工、基層同志,則是繼續邊緣。但無論主流與否,同學能透過八樓,嘗試、參與卻是無可爭議的事實,而我們認為這些機會與土壤,對香港學運與社運的發展,均有重要的意義。

但相比起議題的開拓,或許更重要的,是抗爭文化的試驗、發展、與傳承。不同的直接行動,如留守、佔路、衝開防線等,現在均算是耳熟能詳,但這些抗爭文化不是自然有之,八樓及相關的朋友都有份開拓。其他的介入,或是不同支援配合方式,如影像音樂介入,救傷隊、被捕支援等等,即使不是由我們開發,也是由我們引介、傳播了相關的知識,自行集資出版「行動者菜譜」是其中一例。遠在雨傘運動有所謂「批判大台」前,八樓早已對「大台」式操作及傳統集會方式抱有質疑,認為這會忽略參與者的聲音。但我們並不認為單單批判大台就解決了問題——這不過是破而不立。真正該做的,是要去平衡主辦單位與參與者的權力差異,故才有在示威現場鼓勵小組討論,亦即所謂「民主自治實驗」。正是這些溝通與討論,令示威者之間能相互理解彼此的狀態與決心,致使一些參與門檻較高的直接行動如佔路得以發生(如2011-12間的政改、反財政預算案、七一遊行後的抗爭)。

各位不一定要同意以上的議題立場或是抗爭手法——重點不在這裡。八樓的價值,是在於開拓了一個實驗空間,讓同學和社會人士可以在其中合作,讓一切得以傳承之餘,也讓參與者可以持續嘗試與反省。改變社會不可能一步到位,而是一個不斷累積的過程。我們相信,這些年來,我們的組織形式確實為這個過程作了一定的貢獻。

除了以上的工作之外,自治和開放治權的形式本身也有重要的價值。由英殖到中共,一直以來我們嘗試反抗不同強權的統治,然則,反抗之餘,我們又有否探索民主自我管理的實質內涵?代議的選舉又是否足夠?九樓雖是一個代議民選的架構,但運作高度集權,即使有心的同學也難以參與,遑論影響九樓的決定。學生會選舉過後,同學幾乎無法影響所選出的代表。自治和開放治權就是一種嘗試,補足了上述學聯的弱點,讓同學進一步參與,連結學界內外不同的社群,共同抵禦強權。

基於以上種種,我們認為八樓絕不能關閉。

反對行政暴力 拒絕粗暴「回歸」

從2010年開始,八樓與九樓重啟正式溝通,並於2014年共同正式確立「八九樓溝通平台」。這7年來共同努力討論、構思、交流,對八樓和九樓的社會角色和分工達致多項共識。

在這個年度(2017-18年度),八樓成員亦有努力在溝通平台上與九樓的同學溝通,可是,換來的卻是毫無溝通誠意的姿態。

2017年7月16日,第60屆學聯代表會單方面決定收回八樓的會址,並要求所有人和物資限時撤出,更無交代及後將如何善用會址。此舉乃學聯架構之重大決定,但從無諮詢三萬多個同學,更完全違反自2010年至2016年間,學聯常委會及代表會(下稱九樓 )與自治八樓之溝通、協作和共識,破壞一個承載著20多年來香港社會運動歷史意義的地方。

故,自治八樓全員對學聯代表會之決議表示強烈譴責。

因著過往所有八樓使用者與參與者及不同屆之九樓同學付出過之努力,我們要求:

  1. 撤回716決定,重新啟動並延續九樓與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之溝通平台,就社運資源中心運作及工作方向達成共識;
  2. 停止破壞過去至今社會運動資源中心由同學及社會人士合力建立,由下而上民主共治的生態;
  3. 停止摧毀現時學聯體制內,一般同學所能參與學運社運的僅有資源;
  4. 在作出任何重大架構改變前,必需經過廣大同學直接參與的諮詢,同時吸納社會聲音。確保同學得以理解整個架構之源流,並能基於對當下學運社運之分析,去進行有效討論,促成有意義的改革。

最後,我們再一次重申,面對學運及社運困境,暴政肆虐,當務之急,理應鞏固運動基礎,對內下放權力,吸納更多學生力量;對外結連社會不同群體,團結互助。可是,現屆學聯放著這些不做,反而急於打壓異己,破而不立,集權中央,摧毀一般同學可使用的運動資源,並自絕於其他社會運動。這種做法,無異於自拖垮運動,助長暴政!

自治八樓及一眾同學、社會人士使用者及支援者將堅守到底,直至九樓與我們達成共識!

自治八樓
2017年8月5日
contact@smrc8a.org
https://smrc8a.org/

廣告